辣鸡鲲

乖 摸摸头

喜欢竹子

【此间】宋声声个人曲

陆陆陆乜:

不知道开不开版权……如果不开请告诉我我删掉QAQ
——————————————————
【此间】
长洱·犯罪心理 宋声声个人曲
曲from国境四方
词作-陆乜



此间恶灵不化,此间佛下无花
此间菩提落叶掩埋了他
蚀骨焚心火流焰淌
此间何人已成魔杀四方
此间也曾作桃源
谁言笑晏晏恍如隔世再见
此间人间,看芳菲尽时觅春何往




西塞山前白鹭断羽血两行
哀泣无言空余刻骨伤
落雁断翼亦猖狂
纵百孔千疮当时叫骂嘹亮
暮色渐苍凉,寒稚子心房
夜与刺薇共惆怅
默然处谁啼血染开恶人鸟尽弓藏
临终时字句念着绝唱耳畔彻响
那眼里少年笑颜还透亮
怎敢忘
同剪烛携忆曾往
指尖勾画着他约定给予的力量
西岭隔了千秋骨未寒
梦里融了泪滚烫



此间厉鬼罗刹,此间嘶号凄哑
此间污浊里世人皆无话
此间想来本有刺目光被怨魂拉下渡众生来往
此间杯酒泼不尽
壶中嗔痴笑怒皆入口尝
破碎成歌
红与黑罪证刺耳鸣响



何年炎夏如焰流火繁星溅
腐草为萤旧梦置身旁
誓执手心锁未放
魂牵梦萦唯盼为他疯一场
却说那时天堂坍塌模样
魂魄在何处流淌
听世人说愚昧说低贱嘲笑我癫狂
入耳皆余音回响鬼怪肆意为妄
岁月长何人经年不忘
苦冥想
只叹当年风起云扬
倘回溯定要那胡言小人拿命偿
相顾无言空只留泪凝微凉
拭去心底百孔千疮





佛说命有姻缘,佛说天地自鉴
佛说因果轮回人心难辨
佛却未说九载情深浅
待归来他一身风尘清朗
无言寂然幼子慌张
以为重逢却血蚀疯狂
朦胧回首 泪眼还见他万丈光芒




声声轻唤,别即远航
夜莺已以死灵魂翱翔
愿你来生
明月风帆拂卷自扬
你骨血如花 雨打初绽
何惧疾风骤雨狂
你抬眸眼里红尘三千疏放
无端风浪



一声唤念卿安,二声唤情丝断
三声唤你作我末路微光
四声尾音扬,在此回望
可否盼人归盼岁月留长
我涕泣至死方休汝名声声唤于心中口上
若来生只求莫孤苦莫命运无常




此间曾也轻狂,此间曾也虚妄
此间曾也少年无前一往
此间碑几行 书所望
一说至善二说跋扈嚣张
此间风霜雪雨裹了伤送葬时手捧玫瑰敬过往
故人曾诺
“我自当护君一生安康”




————————
其实是朋友弄了个宋声声专属墙,我捧场✔
这里其实是墙宣来着的嗷
墙号是2557674289咕叽
就这样,如果你您能看到这儿真的是感谢万分,如果能扩墙就更好了♡


【杰佣】作为一名遵纪守法的魅魔(上)

☆沙雕ooc文
☆公爵杰克x魅魔奈布
☆真的没有文笔 摸鱼产物



奈布是一名魅魔,但是他向来洁身自好,从不沾花惹草,简直就是魅魔圈的一股清流。

说难听就是到现在还是个处男。


他现在陷入了巨大的危机,因为他被强行带到公爵身边,卖身抵债。


一开始他是很懵逼的,自己平时兢兢业业老老实实,不赌不嫖哪里欠过债啊喂!但是公爵那边给出的解释是。


你爸欠了我钱,现在他跑了,父债子偿,你看着办吧。


奈布:呵呵,我从出生到现在压根儿没见过我爸。


但是对面一副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绝对不会听你解释的样子,所以,奈布直接被提溜到了公爵面前。


“你就是奈布?”


一道极具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奈布硬着头皮答了句是,然后用余光悄悄看了眼公爵。


结果对方也正好在打量他,两人的目光在撞了个正着。


奈布心里咯噔一声,立马移开了目光。


对方淡淡的说了句:“不错,”抿了口红茶,继续道,“我叫杰克,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奈布的心瞬间凉了下来,这人看起来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没想到……


虽然他是魅魔,但是他绝对不会随随便便把自己的身体出卖给别人,他做不到。


奈布咬咬牙,握紧拳头,大声说道:“我不同意!”


附近的仆人人都吓了一跳,这个新来的魅魔,居然敢这样对公爵大人说话。


“为什么不同意?”杰克面上没有丝毫不快的样子,看上去仍是一位彬彬有礼的绅士。

“我知道我们魅魔一族都很……但是,我不想随随便便成为别人的玩物。”


“玩物?”


“我不会出卖自己的肉体。”


奈布直接说了出来,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

杰克应了句,哦,那你以后就去花园里除草吧。


嗯???


第二天,奈布成为了一名光荣的除草员。


然后他发现,花园里不止他这一个魅魔,不知什么时候,他旁边就站着一位,长得唇红齿白,一副勾人模样。


“新来的?”


“嗯……”


“能接到个除草的工作……你运气倒是不错……”


那位魅魔撇撇嘴,看样子有些不开心。


“有什么问题吗?”奈布不解道。


“你觉得我长得怎么样?”


奈布被这莫名其妙的问句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魅魔了。”


那位魅魔呼出一口气,微笑道:“那你猜猜我第一次见到那位公爵大人,他是怎么说的?”


“他……夸你好看?”


“不,他他妈的跟跟老子说,以后老子的工作就是负责扫厕所!!”


说到这里,那位魅魔情绪变得十分激动,开始痛诉起他不幸的遭遇。


“他就算看不上我也就算了,可是,我一个活生生的魅魔站在那儿对他抛媚眼,他不仅不为所动,而且张嘴就把我打发到了厕所,这他妈是人干的事吗!”


“的确很过分。”奈布安抚的说了句,甚至还想给面前的这位顺顺毛。


“不过也不是只有我这样,”他抓了抓头发继续说,“我来这里也快一年了,期间有不少人陆陆续续进来,魅魔也有很多啦,可是他不仅没看上一个,还全部分配到那些……很特殊的工作岗位……”


“挺有意思的。”


“有意思?呵,他就是个性冷淡。”那位魅魔露出一个微笑,透露着淡淡的嘲讽。


“不是吧?看上去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儿。”

“我们这些魅魔都心知肚明啦,在这里干活最久的人也没看他身边有过人,呸!明明就是个性冷淡!性格还极其恶劣!但是你运气是真的挺好的,我提前跟你说了,反正你没事别招惹他就行,安安分分工作吧,别想着勾引他之类的……没用,而且还会有很可怕的下场。”


说完之后,他就气呼呼的走开了,留下奈布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性冷淡?这样也好,至少他不用再担心自己的贞操问题,还是先好好工作吧。


没过几天,奈布就熟悉了自己的工作,但是他还是很着急,他可不想被困在这个城堡里一辈子,无缘无故被抓进来他真的很无辜啊!


所以奈布开始有事没事在花园里晃荡,就等着哪天有机会能把事情当面和杰克说清楚,虽然他性子的确比较与众不同,但是,应该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吧。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终于,在奈布顶着其它魅魔不善的目光在花园里晃荡的第十三天的时候,他终于“偶遇”了杰克。


他急急忙忙的想上去拦住杰克,但是由于这几天他在这里晃悠的多了,有个别魅魔看不惯他,觉得这个新来的真是没有眼力见,居然想用这种老土的方法来勾引公爵大人?!

于是,在奈布快要走到杰克跟前的时候,一位吃瓜群众伸出了罪恶的右脚,奈布就这么,直愣愣的倒了下去。


是真的要倒了下去。


但是,奈布作为一名身手不凡的魅魔,再加上他对杰克的渴望,一个身手就扯住了杰克的袖子,在杰克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直接把人拉来当垫子用了。


“你是觉得可以凭借自身重量把我压死?看来你挺恨我的啊?”杰克开口道。


“不……这真的是个意外……”


奈布赶紧起身,杰克拍了拍身上沾染到的尘土,对奈布道:“不管你是有心还是无意,你都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围观群众倒吸一口气,难道这就是心动的感觉?


杰克紧接着又说:“以后你不用再除草了,去帮我种花吧,花园里的玫瑰要是有一朵出了问题,你就,好自为之吧。”


杰克温柔的说完这番话,离开了现场。


围观群众也松了一口气,对嘛!这才是性冷淡的公爵大人该有的样子,刚刚果然是他们想多了!


我还能回家吗?


奈布站在现场,思考着这个严肃的问题。


看样子够呛。


tbc.

——————分割线——————

和竹子的联文 @恒星恐惧  后续交给她啦!

后续戳这里魅魔(下)

【咎安】烟雨

☆我流咎安
☆私设成山
☆意识流


谢必安望着窗外发呆,淅淅沥沥的小雨一直下着,半天也不见停。见状,谢必安握紧了手中的油纸伞,下定决心似的,撑伞缓步走到了院子里。

空无一人。

果然是自己的错觉,谢必安摇摇头,回到屋子里,把伞收了起来,却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门外,雨还是一直下,他等的那人却迟迟没有出现。



思绪回到了上一个烟雨天,那人一席黑衣,站在雨中望着自己,发丝湿哒哒的贴在脸上,看见自己的一瞬间,笑了。

心扑通扑通的跳,撑伞走到那人身边,轻生唤了句公子,那人却直接握住了自己手。

谢必安从来没有与他人这样亲近过,一时间也不知是尴尬还是羞怯,很快把手抽了出来,想要邀那人去屋内坐坐。

那人摇摇头,对自己说道:“我很想你。”

谢必安疑惑不解,这明明是两人第一次见面,他怎的会想自己?

嘴上还是礼貌回应道:“公子说笑了,你我二人分明从未见过,雨天地滑,还是进屋子里休息吧。”

那人抬头看了看天,自言自语道,快要停雨了呢。

接着走进了雨幕中,临别前,对谢必安说:“下一个雨天,我们还会再见的,我名唤范无咎,下次见面,可不许在喊我公子了。”

范无咎的身影就这样消失了,谢必安在雨中站了好一会儿,回过神来的时候,雨已经快要停了,刚刚发生的事情像是画本里的一样,只是可惜,它俩都是男子,那些风花雪月之事不会发生在他们身上。

想到这里,谢必安忍不住笑出了声,走回屋里的时候,摩挲了几下自己的手,被范无咎握住的那只手。

思绪慢慢回到了现实,谢必安坐在屋里,心想,你叫我下次见你时莫要再唤你公子,可你倒是出来呀?

你只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上哪儿去找你?



天色已晚,谢必安躺在床上,把自己裹在被子里,有点儿冷,但是他早也习惯了。

谢必安又度过了几个雨天,没当雨滴打在地上的时候,他总忍不住想,范无咎会不会来找自己呢?他应该还会再院子里等吧,万一自己不在,不能让他等急了。

他撑着伞,一站就是一下午。

或许那个人把自己给忘了吧,谢必安暗暗生气,你自己跑来招惹我,现在又不负责了,这叫什么事儿嘛。

但也让他认清了现实,这些日子的盼头,起因都是那个人,若没有相遇,他还是和从前那般的,孤寂吧。

又过了段时间,回家路上,天一点点变黑,四周像是蒙了层雾一般,朦胧的有些不真实。

“滴答”,下雨了。

这天气和上次太像,谢必安努力让自己忘记的人和事,“轰”的一下,全涌了上来。

太糟糕了。



谢必安快步往家赶,不知道是急于避雨,还是急着,去见某个,思念了很久的人。

即使知道,八成又是一个空荡荡的院子在等着自己。

时隔多日,谢必安终于见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他缓缓上前,藏在袖口里的手微微发抖,也不知道是开心还是惊讶,总之,在看到范无咎脸庞的时候,一切都不重要了。

“范无咎。”谢必安喊他。

“我在。”

“你怎么才来啊。”

“对不起,我来晚了,”范无咎无奈道,“烟雨天也不好等啊。”

原来他不是故意爽约,他也想见自己,谢必安开心到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至于为什么只有烟雨天才能见面,范无咎不说,他就不问。

这次的雨下的比上次要久,谢必安不是一个自来熟的人,却能和范无咎扯一堆七零八碎的话题。

不为什么,他就是想亲近范无咎,或者说,范无咎在他身边的时候,他体会到了安全感。

温情的时间毕竟少,分别却总是来的那么快。

谢必安送走了范无咎,他想,要是下一个烟雨天来的快一点,持续的长一点就好了。

但是哪儿来那么多心想事成。



谢必安越来越难忍受没有目的的等待,他不想只能在烟雨天和范无咎说了几句话,但范无咎每次都离开的那么决绝。

那天的雨快要停了,也是范无咎该要离开的时候了,谢必安咬牙,拉住了范无咎的袖子。

他说,你能不走么?

那人半晌没动,良久,他把自己搭在他袖子上的手拂下去,他说,抱歉。

谢必安觉得自己太卑微了,卑微到不敢说一声我喜欢你,卑微到什么也问不出口,卑微到说不出一句挽留的话,只能小声的说一句,你能不走么?

自这之后,只要是雨天,谢必安就会固执的站在院子里,也补打伞,在雨里站着。

也不知道是在气什么。



在谢必安淋了一下午大雨,迷迷糊糊倒在床上的时候,他想,自己要是就这么病死,范无咎会不会心疼呀。

他可能都不知道吧。

身体越来越热,意识变得模糊,四肢沉重的使不上半点力气,头像快要裂开了一般疼。
谢必安心想,完了,这次怕是真的熬不过去了。

他也很后悔,因为这样的话,就见不到范无咎了。

他很想再看看范无咎,但是他想,那个人一定不想看见自己现在这个样子。

所以还是算了吧。

谢必安意识全无的最后一刻,他感觉有人抱住了自己,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

他听见有人在说对不起。

自己最不想让范无咎看见的样子,还是被他发现了。



谢必安睁眼,脑中的第一个想法是,这阴曹地府,待遇还挺好的。

身下是柔软的床铺,谢必安坐了起来。这时,范无咎也从门外回来了,他看见已经起身的谢必安,关切道:“醒了?”

“嗯。”

“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没有。”

“那就好。”

话音刚落,范无咎直接吻了上来。

仅仅是唇与唇之间的触碰,却让谢必安觉得,这个人背负的太多了。

等待的最长的,也许并不是自己。



end.

【咎安咎】两小无猜

☆甜文一发完
☆ooc警告
☆私设堆成山


谢必安和范无咎是邻居,打小一起长大,实实在在的青梅竹马。

但两人的性格却是大相径庭。

谢必安生的白白净净,性子温和,见了谁都会礼貌的一笑,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良好的礼仪教养,而且聪慧好学,就连平日里向来死板严格的教书先生,逢人也要夸上几句。

范无咎就不一样了,不是今天和这个小孩打架,就是明天在教书先生的脸上画小王八,然后被他爹提着耳朵训上半天。他也不在意,每每犯事被训完,做个鬼脸就跑的无影无踪了,只留的他爹一人在家中气的瞪眼。

明明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命运却把将他们两个连在了一起。

成为朋友像是偶然,又好像是必然。

只不过是幼时对门之间的拜访,范无咎看到谢必安脱口而出的一句“你长得真好看”,对方的脸红了红,躲在父母身后,探出个小脑袋,接着对他笑了笑。

这一笑,扰乱了范无咎的心思,他想,原来这人笑起来的样子,竟是这般甜。

从那以后,范无咎得空就往谢必安的住处跑,没过两天就混熟了。



谢必安长范无咎一岁,在其他孩子调皮玩闹的时候,他总是乖乖的捧着一本书,在阳光下细细翻阅。

范无咎看了两眼就撇过了头,别说看懂了,上面的字都有好几个不认识呢,看着对方认真的神情,小男孩起了坏心思,变戏法似的掏出一朵紫红色的小花,插进那人的发丝,使劲着憋笑。

“无咎,别闹。”

谢必安无奈的合起书,抬手想要拿下小花,范无咎抓住他的手臂,装作凶巴巴的样子:“不许拿下来。”

“为什么不许呀?”

“我说不许就是不许!”

范无咎把头扭到一边,耳尖带了点红,他没好意思告诉谢必安,他觉得谢必安这样,还怪好看的。



谢必安一贯待人温和,别人对他却未必如此。

他原本和其他孩子一样,有着一头黑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一点一点的白了头。

小孩无心的话语,最能伤人。

起初只是一两个调皮的孩子喊他“妖怪”,到了后来,传来传去,附近这片大半的孩子,都开始这么喊他。

有人只是在背地里偷偷嘲笑几句,有的人,却当面把这两个字甩在他脸上。

为什么要这么喊他,那些人的回答不过是“别人都这么喊”又或者“画本里说,这样的人就是妖怪”。

他不去争论,范无咎却坐不住了,看见几个孩子围着谢必安的时候,直直冲了过去,对着喊的最凶的那个人一脚踹了过去。

围观的人立马作鸟兽散,没人想惹上这位混世魔王。

回家之后免不了又是一顿训,范无咎垂头听完之后,立马飞奔去找了谢必安,结果那人当面给他泼了盆冷水。

“你为什么要和那些人打架?先生说这样不好的。”

“你也觉得我错了么?”

范无咎心里又气又委屈,他只是想帮谢必安教训那些欺负他的人而已,怎么又是他的责任了?

“理论上来说,打家都这么觉得,”谢必安顿了顿,“我不想看见你受伤,他们其实都挺愿意和你玩的,别因为我……”

“我不在乎,”范无咎抬头看着谢必安,目光坚定,“有你就够了。”

谢必安被看的恍了神,过了片刻,他把头轻轻靠在范无咎肩上,小声说了句:“谢谢。”

他不争,不代表他不会难过,范无咎的举动,让他很开心,也很感动。

两人之间的关系,开始向另一个方向改变。


范无咎怎么也想不到,谢必安其实早就知道自己喜欢他,谢必安其实也对他起了心思,这些被他埋在心底的东西,早就不是秘密了。

“范无咎你喜欢我吗?”

“我我我,你说什么呢,我……喜欢啊……我们不是朋友吗!”

范无咎被这句话弄的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说完这句话就不敢吭声了。

“我自然知道我们是朋友,我说的是那种喜欢。”

谢必安拿着根草在水里点了点,接着说,“你对我这么好,只是想和我做朋友吗?”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范无咎措手不及,先是楞了半天,然后红着脸半天说不出话。

“是我自作多情了,”谢必安叹了口气,“我可是很早就喜欢你了。”

谢必安起身,低头想要离开,被范无咎一把拉住,“我也是。”

再回头看,平日里不可一世的人,现在跟只兔子一样,傻傻的盯着地面,谢必安心中一甜,重新坐了下来。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

“你若是和你爹说你喜欢我,回去怕是要被他打断腿了。”

“打断了就打断了,养几天就是,”范无咎认真的说,“况且你这么好,他们一定都会喜欢你。”

“真的?”谢必安一脸不信。

“真的真的真的!”

范无咎怕谢必安不和自己好了,急急忙忙的解释:“不管旁人怎么看,我都保护你一辈子!”

十五六岁的少年不会说什么情话,这样的承诺在别人看来或许有些幼稚可笑,可谢必安不觉得,他抱住范无咎,在他耳边说:“好呀。”

小河里的水哗啦啦的流,两人心中乱七八糟的思绪,似乎都被冲散了。



范无咎说,以后他要娶了谢必安当娘子,谢必安站起来拍拍他的头,“哪儿有娘子比相公高的。”

“我还会长高的,而且你还比我大一岁呢。”

“那就等你长得比我高的那天再说要娶我吧。”

范无咎气的直跺脚,让谢必安等着。

可是他们都没有等到这一天。



范无咎的死太过突然,不会水的他失足掉到河里,谢必安恰好正在寻他,看见河里那个小小的身影,拼死把他给拽了回来。

那天下着暴雨,谢必安一路把范无咎背到了家,自己也累的差点昏了过去,第二天迷迷糊糊发了烧,心里挂念的全是范无咎。

没有人敢告诉他,其实范无咎被他背回来的时候,已经断了气。

范无咎下葬的那天谢必安也来了,范母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范父在一旁安慰,脸上却也难掩悲痛。

谢必安没有哭,或者说,他哭不出来,像是心脏被人生生挖去了一块,痛,但是发不出声音。

谢必安的父母前几年就撒手人寰了,他自嘲的一笑,这下子,自己还真变成孤家寡人了。

也不知道那个脾气坏的要死的家伙在地府会不会和人打架。

他担心他,他想去看看。



谢必安到了地府,第一时间想的就是范无咎,过了一会儿反应过来,这么些功夫,那人或许早就已经喝了孟婆汤投胎去了吧。

他跟着人群四处走动,突然,被拉入了一个怀抱。

谢必安抬头,范无咎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抱怨似的说:“你让我好找。”

“等的急了?”

“不会。你上辈子,过得好的吗?”

“嗯。”

“是不是和别的姑娘成亲了?”

“托你的福,到老也没有姑娘看上我。”

范无咎觉得这人就是在哄着自己玩儿,但他也必须承认,听到这句话他心里不免小小的雀跃了一下。

“你为什么不去投胎?”谢必安问。

“地府这么大,我怕你迷路。”

谢必安轻捶了范无咎一下,“我又不是小孩子……”

“我说过我要保护你一辈子的呀。”

“那投了胎之后,就是下辈子了,说不定我们也遇不到了。”

“不用去投胎了。”

谢必安抬头不解道:“嗯?”

“酆都大帝给了我们一份工作。”

“什么工作?”

“让我们永远待在一块儿的工作。”


end.


————————切割线————————
你们可以当半个架空看,写着写着就放飞自我了orz,谢必安和范无咎是约定好了见面,下雨天范无咎不想失约所以淹死的,之后谢必安在桥上吊死了,因为死于非命,恰好被酆都大帝看见他们两个人很仗义,所以被提拔为鬼仙。所以你们不要相信我的胡扯啊!!!

【咎安R】喜欢

◎cp为咎安/黑白
◎是一辆很短的车
◎十分我流 ooc警告

接下来让我们愉快的开始走链接

石墨文链

石墨图链

竹子说的对
趁现在还有时间和热情多喜欢喜欢他们
@恒星恐惧
吧唧一口!

【杰佣R】双重爱意


◎双重人格少爷杰克x心理医生奈布

◎r18的部分走链接

◎年下注意

◎bug巨多 切勿当真



少年躺在床上,精致的脸上不带任何表情,如同一个没有心脏的木偶,沉默的注视着天花板。

奈布轻轻把门关上,走到了大厅里。

“这样的情况有多久了?”

“大概已经有几年了,医生,”伯爵夫人止不住的开始抽噎,“这都怪我,自从他父亲去世之后我就没有照顾到他……如果我可以早一点发现的话……是我这个母亲不称职了。”

伯爵夫人说完后用帕子抹了抹眼泪,“失礼了,医生,麻烦您一定要治好他,他以前一直是个乖孩子,现在就连对我也是冷冰冰的,脾气也越来越奇怪了,总是时不时像变了个人一样。”

“您不必这么悲伤,夫人,”奈布礼貌性的笑笑,“我会尽全力帮助他。他的状况……只是对外人冷淡?以及,脾气古怪多变?”
“仅此而已!”伯爵夫人的声音突然拔高,抓紧了手中的帕子,意识到自己刚刚有些失态,客套了几句之后,转身离开了。

伯爵夫人离开后,奈布嘴角的微笑变得讽刺,据他所知,这位夫人可不是一个对孩子十分上心的人,但是现在,他得先去看看那个孩子。

想起少年苍白的脸色和眼下的青影,奈布微微叹了口气。


奈布轻轻敲响房门,走了进去,对已经起身的少年说了句:“你好。”

杰克低垂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眉眼,小声的“嗯”了一句,便下楼用餐去了。

桌子上摆放着烤好的面包和火腿片,奇怪是那些女仆见两人下楼后,甚至是有些惊慌的快步离开了大厅。

他有那么可怕吗?奈布无辜的摸了摸鼻子。
杰克匆匆吃了几口后,上楼拿了些东西,下楼时奈布用余光瞥见,是画笔和颜料。想起伯爵夫人跟自己说杰克唯一的爱好就是画画,奈布现在算是明白了,饭还没吃几口就拿好了画笔,可不是个画痴么。

“我可以去看你画画么?在这期间我会很安静,不会打搅到你。”奈布礼貌的询问。

似乎没有料到奈布会这样问自己,杰克愣了几秒后,朝奈布点了点头,走到了花园中央,那里摆放着他的画板。

奈布搬来一个小凳子,一言不发的看着杰克,他在画画的时候很专注,奈布能感受到他此刻的心情很愉悦。从今早到现在,他第一次见到杰克,全身心的放松下来。

奈布不懂油画,但他觉得那些干净又明亮的色彩,让人看了之后充满活力,很难想象到,这幅美丽的画是出自这个外人看来孤僻又冷淡的小少爷之手。

画完之后,杰克呼出一口气,眼睛也比以往要明亮许多,有些消瘦的面颊在阳光的照射下也变得暖洋洋的,到底是个半大的孩子,奈布这么想着。

“我喜欢你画的天空,蓝色,很美。”奈布对杰克展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那是真心实意的赞美,杰克能听出来。

以往不是没有人看过他的画作,譬如他的母亲和家里的女仆。然而前者只不过随便扫了一眼后,就赶着奔赴各种舞会,后者则是怯怯的把头低下,说道:“少爷画的很好。”

没有人会在意他。

杰克握紧了手中的画笔,看着面前的青年温暖的笑容,他说:“谢谢你。”

因为这句小小的夸赞,奈布走进了杰克的生活,午后阳光下,地面上多了一个影子。奈布总是安安静静的待在一旁,等杰克画完后,迎来的一直是一个暖心的微笑。


每天早晚,奈布会给杰克递上一杯热好的牛奶,在杰克夜里失眠时,给他按摩头部和播放一些轻音乐,闲暇时的开几句玩笑,用餐时的叮嘱,这些都印在了杰克的脑海里。

他送了奈布一朵娇艳的玫瑰花,那是花园里最大最漂亮的一朵,刚刚采摘下来还带着几颗晶莹的露水,奈布笑着接过,在他头上揉了揉。

奈布没有想到事情会进行的如此顺利,在他看来,杰克像是一个缺少关爱的孩子,把自己紧闭在一个阴冷黑暗的房间,但只要你打开门缝,注入一丝阳光,门就会为你打开。
其实杰克是个很温柔的孩子呢,想到这里,奈布心逐渐变得柔软起来。


伯爵夫人开始向奈布询问杰克的近况,奈布一一叙述,杰克目前的状态不错,让她不用担心,今后的日子里可以慢慢的与他接触,适当的关心会让他对自己的母亲敞开心扉,但是也不要操之过急。

“那就好,那就好,那是我和他唯一的孩子,他不能有事,不能……”

伯爵夫人神经质的重复了几句,让奈布感到有些怪异,门外是刚刚写生回来的杰克,伯爵夫人快步走了过去,想要拉住杰克的手,杰克警惕的躲了过去,跑到了奈布身后。

“夫人,我刚刚说过……”

“你为什么要躲着我!我可是你的母亲!”

伯爵夫人失态的尖叫,奈布让杰克先回自己房间,一边安抚起伯爵夫人的情绪。

杰克把门锁上,眼底一片冰冷。

他的身体微微发抖,那个女人的尖叫把他拉回了现实,他想起了自己没有丝毫光亮的过去,那是他最不愿意展露在他人面前的,准确来说,他不想让奈布知道。


自他记事以来,母亲与父亲成婚之后,遭受的是父亲无休止的打骂,年幼的他为了保护母亲,只是被父亲提起衣服后领关进房间,他憎恨父亲,同时憎恨自己的无能,他永远也忘不了母亲眼底的痛苦和绝望。

大概是恶有恶报,这个残暴的男人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夺取了生命,听到之后消息的时候他很开心,母亲终于可以解脱了,同时,还有他自己。

但是母亲似乎不这么认为,男人葬礼的那天,她哭的比谁都要伤心。

为什么呢?那个名义上父亲是怎么对她,怎么对自己的,她应该比谁都要清楚。他伸出双手想要拂去母亲脸上的泪珠,却被一把推开,女人居高临下的盯着他,眼里是厌恶,嫌弃,恐惧和一丝极难被察觉到的怀恋。

自从那个女人当家后,半夜她闯进自己的房间,哭喊着自己是个怪物,掐住自己的脖子,每当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她又会放手,搂住自己止不住的哭泣。

久而久之,他也开始问自己,我真的是怪物吗?我会变得和父亲一样吗,不,绝不能这样,绝不会这样。

但是那个女人告诉自己,自己身上,还流着那个人的血。

她不再关心自己,视自己为空气,她忙于各种交际和舞会,把自己打扮的成熟美艳,总有男人会为他着迷。

没有人再在夜晚喊他怪物,但是他已经把自己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每当夜里他睡着时,他感觉自己不再是自己,身体不受控制做出奇怪的举动,第二天早上他安慰自己,这只是一场噩梦。

但他终究没有等到梦醒的哪一天。

某日,他用刀刺死了一个女仆,第二天清晨响起了女人的尖叫声,他被吵醒了,看着自己身上沾染到的鲜血,他有些手足无措。

这是自己干的,那个女人说的没错,他是个怪物,和父亲一样的怪物。

他终日活在这样的阴影下,奈布的出现,是他生命里一道光,他痴恋这样的温暖,如今却被现实唤醒。

他必须远离奈布,他不能让唯一一个给予自己温暖的人,因为自己而受伤。


奈布觉得最近的杰克很不安,甚至像是在,有意疏远自己,但他找不到机会问出口,奈布总是会躲过去,他知道上次伯爵夫人的事打击到了杰克,现在只能慢慢来。

杰克的失眠越来越严重了,他不敢轻易入睡,他害怕自己又变成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怪物,他不敢想象自己第二天早上醒来,看见奈布倒在血泊中的场景。

眼底的青影越来越严重,身体因为长时间的熬夜也变得迟钝脱力,他甚至不得不中断了自己画画的时间,把自己锁在房间里。

奈布注意到杰克的情况已经越来越糟糕了,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他会支撑不住,杰克拒绝了自己帮助他按摩助眠的请求,虽然很不想这么做,但是奈布还是拿出来了——安眠药。

自己送去的牛奶杰克肯定是不会再喝了,她托付女仆为杰克送去了一杯,在女仆不注意的时候,往里面加了小药片。

希望他能乖乖喝掉,睡个好觉吧,奈布揉了揉眉心,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深夜,杰克睁开了眼睛,呼出一口气,“终于,醒了吗?”

他的笑容带着几分邪气,只穿着衣摆过长的上衣,推开了某一扇房门。


青年熟睡的面容恬静美好,现在的他对杰克来说没有一丝攻击力,只要他想,他可以随时用刀子刺穿奈布的胸膛,但是他没有。

或许是这个身体的本能,连带着他也对奈布生出了些好感,不受控制的……想要与他亲近。

他走进奈布的床边,俯下身子,撬开了他的唇。


文链上车

图链上车


end.

【恋与全员x你】当你对他们说“尔晴是个大坏蛋”


白起

“尔晴是个大坏蛋!”
你抱着枕头愤怒的看着屏幕中的尔晴,撇了撇嘴巴,小声嘀咕了几句。
白起凑了过来,看见你气呼呼的样子,在你耳边轻轻说
“需要警察叔叔帮你抓坏人吗?”


许墨

“尔晴是个大坏蛋!”
看着屏幕中尔晴的面容,你恨不得直接冲进屏幕里和她打一架。
许墨走了过来,看着你张牙舞爪的小模样,无奈的笑了笑,摸了摸你的头
“不要再为大坏蛋生气啦,小笨蛋。”


周棋洛

“尔晴是个大坏蛋!”
忍受不了尔晴的你在被窝里不高兴的打起了滚,头发也变得有些乱糟糟的。
“薯片小姐你也在看这部剧吗?”
周棋洛坐到了床边,你开始对周棋洛抱怨起尔晴,他一边帮你顺毛,一边说
“是是是,她就是大坏蛋。”


李泽言

“尔晴是个大坏蛋!”
你坐在电脑前,紧紧地顶着电脑屏幕,连李泽言走到了你的身旁也毫无察觉。
“幼稚。”
他丢下这句话,冷脸走出了房间,你蹑手蹑脚的走到房门外,见他拿起了电话,侧耳偷听。
“五分钟内,我要尔晴所有的资料,动作快点。”



end.